首页 东方 第三章 烟花盛开

第三章 烟花盛开

  谢泽恩和李子骏一边飞快的在手机上打字,一边看着一人独饮的付言礼,内心是说不出的委屈。一边是十几年的兄弟,一边是洗完澡换好衣服在床上等着他们的老婆。内心纠结不是三言两语可是言说的。

  可是放着刚失恋的兄弟独自在这喝闷酒,自己回去醉卧温柔乡好像也不太好啊!两人看了看手,又看了看喝酒的人,两人互相对望一眼,纷纷叹了口气。

  曹雨菲推开门进来还没开口。正惆怅的两人看见她两人都是眼前一亮。哇,救星来了。老婆,等等我,我马上回来。两人低头飞快的打完字扔下手机跑上前拉住曹雨菲,深怕走慢一步人就走了。

  “哎呀,蓸妹妹,你怎么才来啊。付言礼刚刚一直在问起你呢。得了。你来了我们就放心了,他就交给你了啊。别让他喝了,他今晚喝的太多,明天早上又要难受了。告诉他,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满大街都是,改天兄弟们给他介绍一打。”

  两人边说边往门口走,脚步快的曹雨菲都还没开口,人就不见了。

  曹雨菲看着已经趴在桌上的付言礼,叹了口气上前摇了摇。对方没有动,她有些头疼,自己一个人要怎么把他抬回去啊!

  看着仍在一旁的手机,她伸手拿过来准备打电话给乐欣,让她把她包包送过来。划开屏幕,需要输入密码。她看了看趴着的付言礼,想了想,输入了一组生日,手机瞬间进入首页。

  曹雨菲五味杂陈的打开拨号键,输入了乐欣的手机号码。

  和乐欣说了下这边的情况,不到二分钟,乐欣提着她的包包推开门进来。看到付言礼好奇的问“这是谁啊?”

  曹雨菲不想解释太多,说是一个朋友的表哥,喝多了。朋友不方便过来,让她把他送回去。

  乐欣本来想开两句玩笑,看着表情有点严肃的闺蜜,想起今晚她帮自己的事就把话咽回肚子里了。叫来了服务员,三个人一起把付言礼架出去了,路过前台准备去买单,得知单已经被买了。

  曹雨菲去马路边上拦车。服务员架着付言礼在一旁等,大概刚刚被颠簸了一下,这会又吹着风,人有了点意识,半闭着眼睛嘴里嘟囔着好像在喊着谁的名字。站在一旁的乐欣侧着耳朵去听。待听清后愣了一下。这个名字不就是曹雨菲大学一个室友吗?不是说还没毕业就出国了?

  本来还以为这人和小菲有关系。结果倒是自己多想了。

  乐欣又看了眼对方,哎,好帅啊,要是能和小菲在一起多好。哎,可惜了。

  正感叹着,车来了。曹雨菲打开了后车门,乐欣帮着服务生把人塞进后座上去。曹雨菲上车把门关上后隔着车窗和乐欣倒了个别车子就开走了。

  上车后和司机说了下小区名字,然后心下就犯难了。她只知道付言礼的小区名字,却不知道具体哪栋哪层哪间。

  好在,这个担心不需要太久就解决了。

  付言礼住的地方是本市比较高档的小区,安保系统据说是五星好评的。一般的外来车辆没有业主的担保是不能开进去的。

  的士在门口停了下来,曹雨菲推开车门下车招呼着大厅的保安来帮忙。

  保安跑架起付言礼,问了声,付先生怎么呢?

  曹雨菲付了车费问了保安付言礼的住处位置。保安看了她一眼本来还想问对方是什么人,后来想想还是不要多事,就说了。

  保安把付言礼架到门口等曹雨菲开了门把他扔给她后就走了。曹雨菲架着付言礼进门,锁门,然后打量了客厅,客厅有点大。正想着是把人放到客厅还是送回卧室,付言礼的头就往曹雨菲的肩膀倒去,然后头又往颈窝处靠去,香甜的牛奶气息环绕在付言礼的鼻息间,忍不住往光滑柔嫩的脖颈上咬了一口。

  脖颈间传来的疼痛感让曹雨菲身体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

  被咬的人满脸通红的把他的头移开,半拖着他往房间走去。等把他送到卧室扔到床上后才重重的喘了口气。走到床尾帮他把鞋脱了后,看着趴在床上的人,怕某人醉的动不了因为憋气而憋死,又忍不住的走到床头半跪在床边将他面朝上的翻过来,顺势把他的外套也脱了下来。

  “别走,留下来陪我。”床上的人突然出声。

  曹雨菲伸到一半的手僵在半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人拉了下来,满身的酒气混合着爱马仕大地男士香水的木制清香让人忍不住的沉醉在这个滚烫的怀抱里。床上的人半睁着眼睛,意识似乎还不太清楚的样子,英俊帅气的脸庞红的吓人。

  他看着她说“今晚别走了。”

  曹雨菲大脑一片空白。

  “付言礼,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想我还没醉到连人都分不清的地步!”

  “那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不是喜欢我?怎么,不愿意?”

  “可是我被你拒绝了。你说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一阵沉默。。。

  曹雨菲挣扎着想起身,害怕在晚一秒,就再难离开这个让人沉醉留恋的怀抱。然而,怀抱虽暖,却不是她的。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又不会痛

  犹豫间,身体突然被人压住,双唇顷刻间被堵住,柔软的亲吻伴随着灼热的气息侵袭而来。

曹雨菲闭着眼睛紧咬牙关不松口,心跳加速,身体紧绷。

  “松开。”带着嘶哑的男低音命令着。

  “不要。”话音未落,舌头被人咬住,嘴唇被冰凉的触感覆盖着。

  舌头被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后被放开。

  嘴唇被严丝合缝的紧闭着,付言礼知道这回对方不会轻易松开,咬了咬她的嘴唇从唇角一路往脖颈吻过去,他的整颗脑袋往她一侧的脖颈倾拢,曹雨菲的头被挤得往右边压下去,好几撮棕色的柔软的短卷发清扫过她的脸颊,有点痒。曹雨菲动了动头想扫开。

  轻微的晃动让埋首在脖劲处深嗅的人强连不满,他舔了舔鼻息下的细腻肌肤,反复不够般一张口,微用了点力的咬了口她白皙的脖颈,然后重重的吸吮。疼痛让被咬的人控制不住出声。

  似哭似泣的声音犹如一记鼓乐,敲打着某人瞬间热血沸腾。

  墙壁上的指针滴答滴答的敲打着静谧的空间,情绪一触即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